一本道,一本道网站a片总收录26082部豆单 今日更新0部豆单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爱的凝结(序―4)

爱的凝结(序―4)

日期:2017-10-25   来源:一本道,一本道网站a片   点击:加载中

简述:

序 章

  中秋佳节,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杏园小区6号楼5号里却显得没有多少欢
声笑语,没有热烈的节日气氛。

  但厨房里还是有一个身影在忙碌着,这个身影熟练的操作着手里的菜刀和铲
子,40分钟过去了,一盘盘精美又飘香的佳尧已经摆在了餐厅里的餐桌上。

  一阵锅碗瓢盘的交响曲结束后,这个身影也停了下来。哦!终于看仔细了,
是一个女人的身影,大概有一米七左右,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在后颈上,露出
洁白的脖子。

  上身穿着暗紫色的丝质衬衣,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黑色长裙,显得简洁而又大
方,十分的谐调。衣服掩饰不住她的身材,胸前的衬衣划出两个优美的弧形,高
高的挺着。

  由于裙子的束缚,使腰部显得格外的纤细,臀部被裙子包裹着,也依然划出
了优美的曲线,微微上翘,裙子遮盖不住的小腿均匀白皙。浑身上下,散发着成
熟的气息,和高雅的气质。

  把最后的一盘菜摆到餐桌上,这个身影终于抬起了头,看上去有三十三、四
岁。浓密适宜的弯眉下,一双眼睛如黑宝石一般明亮动人。小巧的鼻子如玉雕一
般,毫无瑕疵的脸上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意,两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似有似无的小
酒窝。

  看着这张脸,不得不佩服上帝造物的本领。没错这是一张让人心动的,中国
古典美女的脸,它的每一个部位,每一条曲线都是那样的完美,都流露着典雅高
贵。

  这个身影看着自己亲手做的一桌精美的饭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长长的出
了一口起,看看表,可能觉得还早,走进了洗手间。

  “叮玲玲……”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这个身影赶紧走到客厅接起电话。当电话放在耳边的时候,那动人的脸上又
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时而脸上还多出一丝红晕,但当放下电话时,眉宇间却流露
出了一丝,无奈和忧郁,之后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什么。

  这个身影,不!这个女人叫罗芸雅,如果不告诉你,从面容和身材看你决决
不敢相信她已经四十几岁了。

  罗芸雅出身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她父亲是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教授,
母亲也是一所著名舞蹈学院的教授。16岁时她就考进了某某军区的文工团。她
的舞蹈在团里一直是保留节目,加上人长的象花一样,被成为“军中第一花”。
那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

  19岁时的罗芸雅在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了比她大7岁的海军某英雄艇的
水手长,战斗英雄乔军。罗芸雅被这名战斗英雄的豪迈气质和富有神秘色彩的战
斗经历所吸引,深深的爱上了他。很快就嫁给了这位军人。

  婚后的生活对于罗芸雅来说是甜蜜,可这甜蜜却有是那样的短暂。新婚的第
8天,乔军就接到,部队的电报说有紧急任务要他立刻归队,虽然有万般不舍,
可作为军人的他们,不得不将新婚的喜悦和幸福放在一边。

  乔军告别了温柔可人的妻子,匆匆的返回了部队,等到他两年后再探家的时
候,见到的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妻子,还有已经一岁的儿子——乔佳霖。

  时间飞逝,这样的牛郎织女两地分居的生活过了。罗芸雅从文工团专业到了所在城市的一所舞蹈学院做了教师。

  乔军也从一名水手长升至大校艇长,虽然乔军每两年都有一次半个月的探亲
假,可这对久居两地的夫妻又能带来多少安慰呢?可况如果遇到战备值班,或者
一些紧急任务,探亲假乔军也身在海外。

  有一次乔军中午刚到家,第二天早上部队的电话就到了,要他立刻归队。掐
指算算从结婚到现在夫妻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3个月。

  这对于一个女人以为着相思,寂寞,孤独。她也曾感到委屈,多少个夜晚她
独自在灯下碾转反侧难以入眠,多少个节日她看到别人居家团圆,感到失落。

  可曾经也是一名军人的罗芸雅理解自己的丈夫,理解他肩负的责任。她毫无
怨言,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家,抚养着儿子长大。令她欣慰的是,儿子乔佳霖不但
一直健康的成长而且乖巧听话……

 

 第一章  中秋夜迷乱情

  刚才的那个电话,正是丈夫乔军打来的。乔军正要带着自己的手下执行战备
值班任务,正巧是中秋节,于是就打电话回家,问候妻子和儿子。说自己会在海
上和她们一起过节,听着丈夫的话,罗芸雅心里有甜但更多的是酸,放下电话不
由的发起了呆。

  “叮…叮…叮……”墙上的挂钟响了六下,把罗芸雅的思绪从遥远的南海,
拉回到了现实。她抬起头看看钟,想起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又匆匆的走进了厨
房。

  一轮明亮的圆月高高的挂在了天空,皎洁的月光洒在罗芸雅家的阳台上。这
时,罗芸雅正和儿子乔佳霖坐在阳台上吃饭。看着高大帅气的儿子,津津有味的
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一丝欣慰和高兴从心底升起。

  罗芸雅对儿子说道:「佳霖,今天是中秋节,明天又是周末,你不用上课,
我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好吗?下午你爸打电话回来说,他会在海上和我们一起过节
呢!」

  「好啊!可你会喝吗?我可从没见过妈妈喝酒啊!」佳霖抬起头看着罗芸雅
说。

  「没关系,我们少喝点应该没有关系吧?何况是红酒。」

  「那好吧!只要妈妈高兴就好!我去拿酒。」听着儿子的话,看着儿子的背
影,罗芸雅心里说不出的欣慰。

  在听着儿子讲的学校趣事中,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一瓶红酒也不知不觉渗
进了母子二人的血液里。红酒的后劲本来就大,阵阵初秋的晚风吹来,对于并不
会喝酒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乔佳霖在讲完一件趣事后,却听不到妈妈的笑声。扭头一看,妈妈已经爬在
桌子上睡着了。乔佳霖想:呵呵,看来妈妈是醉了,不会喝还要喝。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发觉自己也是头重脚轻,眼睛发花。他强忍着眩晕,扶
起罗芸雅,连拉带拖的走进妈妈的卧室。眼看就要来到妈妈的床边,腿一软倒在
地上,好在妈妈由于惯性,倒在了床边。

  佳霖扶着床,想慢慢的站起来,刚坐起来,发觉眼前一片雪白的东西。他摇
了摇头仔细的看,是两条腿,雪白修长的腿。原来罗芸雅在倒在床上的时候,裙
子被带了起来,两条腿完全裸露了出来。佳霖顺着两条腿向上看去。

  咦,怎么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呢?而且似曾相识。女人紧闭着双眼,脸上带
着红云,甜甜的睡着,衬衣上面的两个口子没有扣,领口敞开着,露出淡黄色的
胸罩的一边,胸罩只能遮盖着山峰的一半,露出一半雪白透粉的山丘,山随着呼
吸一起一伏。看着这一切,佳霖的心一阵狂跳,只感觉到周身的血液在沸腾,一
股热流从小腹传遍身体的每个部位。一阵原始的冲动使他压在了女人的身上。

  女人,女人在迷朦中,感觉有一个身体伏在自己的身上,一双滚烫的手,在
自己的身体上游动着,自己的衣服一层一层被脱掉,那双手有力的揉捏着自己的
乳房,小腹,大腿。只觉得阵阵快感随着手传递到自己的大脑,传递到自己的每
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

  她想睁开眼睛,想看清那双手,看清那双手的主人。可无论自己也只能微微
的睁开一点。模糊中觉得那手的主人好象自己的丈夫。再仔细的看,是的!是自
己的丈夫。

  她再一次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快感。感觉仿佛自己遨游在大海里。手终于
停了下来,不!没有停,而是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之后那个强壮的身体又压了下
来,一根滚烫的东西经过几次冲撞,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过后,强烈的快感,伴随着那根东西的抽插,再一次从下
体传来,而且比开始的快感更加让人兴奋,慢慢的这种快感托起了她,她仿佛飘
到了天空中,在云海里飘荡。飘啊飘着,终于飘到了天堂。

  她的身体慢慢的软了下来,觉得更加的无力。那根火热的东西,也离开了自
己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的哪个人也不知去向,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寻找,在昏
昏沉沉中渐渐睡去。

  佳霖,伏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一双手不由的在她的身体上游动着,不知不觉
中发现,女人和自己的衣服已经不知去向。

  雪白的肉体让他的眼前一亮,尤其是那两座山峰,白里透粉,山顶还有两颗
红艳艳的小石头,不应该是玛瑙。伸手握住,只觉得柔软而有弹性,光滑如玉。
向下看,两腿间,一片黑黑的融草呈倒三角状。伸出另一只手去,探个究竟。草
地里湿湿的。

  哦!原来是片沼泽。一阵探索后,本能的挺起自己下体的精灵向女人的两腿
间刺去,仿佛要去寻找什么?几次碰壁后,终于钻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洞穴,里
面并不坚硬,反而异常的滑软。

  下体的精灵仿佛回到了温暖的家,在里面翻腾着,阵阵剧烈的快感从下体直
冲脑海。

  他指挥着精灵拼命的在洞穴里翻腾着,终于从洞穴深出喷出一股泉水,淋在
精灵的头上,小腹一热精灵也吐出了一股,随后精灵慢慢的滑出了洞穴。自己也
滚落在一边,一阵疲劳从四肢传遍全身,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章  悔至极情之生

  几声清脆的鸟鸣,唤醒了沉睡中的太阳。太阳羞答答的露出脸来,撒下灿烂
的光辉。

  一屡阳光,从窗帘的缝隙射进屋来。照射在宽大的床上。凌乱的床和整洁的
屋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床上的两个人,还在香甜的睡梦中。

  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五官端正,透着英气;这一
男一女正是昨晚醉酒迷情的罗芸雅和乔佳林母子。佳霖终于从睡梦中醒来。慢慢
的睁开眼睛。他习惯性的反个身。啊!他轻轻的惊叫一声,立刻坐了起来。眼前
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自己身上的衣服凌乱的扔在了床边的地上。妈妈也一丝不挂的躺在自己的身
边。如丝的秀发凌乱的散在枕头上;娇艳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一只玉
藕般的手臂,压住胸前的一个乳房。另一边的乳房,依然高耸挺拔。

  随着女人匀称的呼吸微微颤抖;平坦的小腹上,放着自己的一只手;从小腹
低部至两腿之间的萋萋芳草上还挂着少许晶莹透亮的露珠;臀部下凌乱的床单上
也留着一团湿湿的印记。

  高中时就和初恋情人有过肌肤之亲的佳霖,当然知道眼前的情景意味着发生
了什么。他回想着昨晚的一切,心里既害怕又后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楞了一
会他轻轻的下了床,飞快的拣起自己的衣服慌慌张张的穿上,跑出家门。

  佳霖关门的声音,让仍在睡梦中的芸雅慢慢的苏醒过来。迷迷糊糊中觉得自
己的下体有些涨疼。不由的伸手去摸。一摸之下,立刻彻底清醒过来。手摸之处
自己一丝不挂,下体火辣辣的,还残留着滑润的液体。向四周望去,床上一片狼
迹。

  芸雅极力控制着心慌,回忆着昨晚的一切。想起月光下的晚餐,想起那瓶红
酒,哪个让自己飘上天堂的梦。想起刚才那声巨大的关门声她明白了。芸雅的脑
子里一下变成了一片空白。发生了什么?自己居然和儿子发生了那种事。这让自
己以后如何面对丈夫,面对儿子。悔恨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滴在颤抖的乳房上。
芸雅就这样抱着头坐在那里。

  一直到晚上,她才回过神来。这是不能怪儿子,不是他的错,是自己提议要
喝酒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和儿子都不会喝酒,为什么要喝还喝的那么多呢?儿
子还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从此不再面对。怎么办?只好让时间慢慢冲淡一切,
忘记一切。

  罗芸雅强打起精神走进卫生间,洗了洗一身的汗渍。穿上衣服,等待儿子回
来。可整整两天的周末也不见儿子的身影,也没有任何消息。她知道儿子也一定
无比的后悔,不敢面对自己。想给儿子的宿舍打电话,可几次拿起话筒,却没有
勇气拨号。

  一个星期过去了,儿子在周末终于回到了家里。母子相间显的无比尴尬,彼
此都不说话,也不敢正视对方。但罗芸雅看的出,儿子这一星期也没过好,显的
比以前憔悴了好多,芸雅的心里一阵心疼,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一直躲在
自己的卧室。听到儿子在外边,洗衣服,收拾房间的声音,晚上还做了饭,之后
听到儿子房门关闭的声音后,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一阵急促的雨点打在卧室窗户的玻璃上,天下起了大雨。罗芸雅想起自己洗
的睡衣还在阳台上挂着。可怎么去取呢?阳台在儿子的卧室里,要去取睡衣必定
要穿过儿子的卧室。

  经过一番思索,儿子毕竟还是儿子,以后还要面对,还要一起生活。所以必
须走出这一步。罗芸雅走出卧室,低着头走进儿子的房间。她往儿子的床上瞟了
一眼,儿子躺在床上好象已经睡着了。

  她轻轻的走到阳台,取下睡衣,正准备离开,看见门口的书桌上,放着一封
信,信封上写着:留给妈妈,不孝子佳霖的字样。罗芸雅扭头看了一眼儿子,看
儿子还在睡着,就顺手拿着信,回到自己的卧室。当罗芸雅打开信读完之后大惊
失色!

  原来,着是儿子的遗书,大意是说:自己做了对不起妈妈的事,后悔至极,
无脸再见母亲,只有一死赔罪。

  惊慌失措的罗芸雅,疯一样跑进儿子的房间,推着儿子的身体叫着:佳霖,
佳霖,你怎么了?佳霖你醒醒啊!可佳霖仍然熟睡着,一动不动。罗芸雅发现床
头柜上放着一个瓶子,拿起来一看,啊!是安眠药!芸雅赶紧拨打了120急救
电话。

  经过在急救室外一个多小时的煎熬,从急救室出来的大夫嘴里得知儿子,已
经脱离了危险。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

  她现在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在自己的生命中真的不能失去爱儿,爱儿也绝不能
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或是不测,罗芸雅又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早点告诉儿子,
自己不怪他,不是是他错。

  罗芸雅在儿子的病床旁整整守护了一夜,佳霖终于苏醒了。看到儿子慢慢的
睁开眼睛,罗芸雅抱住儿子激动的哭泣着说:“佳霖,你怎么这么傻啊?怎么可
以这样做啊?你就忍心离开妈妈吗?”

  佳霖也流着泪说:“妈妈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冒犯了你,侮辱了你。妈
妈对不起!”

  罗芸雅摸着儿子的脸说:“傻孩子,别这样说,妈妈没有怪过你,不是你的
错,都是妈妈不好,不应该提议喝酒的。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就当那是一场
梦,好吗?”

  佳霖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听了妈妈的话知道,母亲并没有责怪自己,心里
稍稍的安了一些,“好的,妈妈我听你的。”

  佳霖终于可以出院了,罗芸雅怕他再做傻事,坚持要佳霖从学校里搬回家里
住。经过一个月的精心调养,佳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那件事的阴影在母子二
人心里也有所淡化。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在流逝,罗芸雅发现儿子也越来越懂事了。每天放学都早
早的回家,帮自己干家务,也又开始饭后和自己一起聊天,给自己讲学校的趣事
了。看到儿子正慢慢的找到开朗的自我,芸雅的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安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罗芸雅在学校指导学生排练节目的时候,不慎从舞台
上掉了下来。右腿被摔成了骨折。

  住院的一个星期,佳霖请了假在医院专门服侍妈妈。后来罗芸雅回家修养,
佳霖仍然周到的服侍着母亲。每天做饭,熬药,扶我起来锻炼。陪我聊天解闷。
每天都聊到很晚,聊的罗芸雅很开心。儿子的细心体贴让罗芸雅感到无比的欣慰
和高兴。

  有时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还会想到远在天涯的丈夫,听着儿子温柔的叮嘱
和问候,也不由的会想起丈夫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照顾过自己。心里免不
了一丝酸楚和委屈。

  在罗芸雅的心底,儿子的形象已经有了一丝变化,眼前的儿子好象已经不仅
仅是自己的孩子,还是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慢慢的罗芸雅发现,如果哪天儿子
有事,不能陪自己聊天,晚上自己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罗芸雅开始依赖起儿子
了。

  在儿子精心周到的照顾下,罗芸雅的腿终于好了。可儿子也到了要期末考试
的时候。由于复习紧张,佳霖又搬回了学校的宿舍。开始开始还没什么,很快罗
芸雅就总觉得好象少点什么似的。家里整天冷冷清清的。很不习惯。

  晚上总希望还可以有儿子陪自己聊天。在日常生活做一些事,总想起和儿子
以前一起做的情景。一想到这些心底就莫名的升起一股甜蜜。每次儿子回来,罗
芸雅都异常开心,觉得自己仿佛沉浸在明媚的阳光里。

  罗芸雅反复的问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依赖起儿子了?无数给答案,
在罗芸雅的脑海里翻来覆去,最后一个让自己害怕的想法浮现了出来:自己不仅
是依赖上了儿子,而且爱上了自己的儿子。

  罗芸雅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这种想法,同时也压抑着内心深出的对儿子的感
情。她开始有意的回避这种想法。可总也控制不住,总是无意中想起儿子,一想
起儿子就既喜又悲。

  喜的是一想起儿子,想起和儿子在一起的情景就觉得甜蜜,温馨,悲的是儿
子不能时刻陪着自己。一天夜里,朦胧中罗芸雅看见自己穿着婚纱,亲热的挽着
那个男人的手,开心的走进了一间新房,但一直看不清那个男的是谁。直到那个
男人把自己压在身下时,才看清是自己的儿子佳霖。

  佳霖温柔的吻着自己,抚摩着自己的身体。正要结合的时候,罗芸雅从梦中
惊醒。一阵不安和羞涩后,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异常湿润了。

  罗芸雅吓的出了一身冷汗,暗骂自己不知羞,怎么可以做这样的梦。可一回
想起梦里的情景,心底还是不由的一阵窃喜。日子不停的走着,越来越多的事情
让罗芸雅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佳霖的感情,她不安着,压抑着,可也甜蜜着。

  每次佳霖回家的时候,看到儿子罗芸雅就会觉得不好意思,不敢正眼看他。
细心的佳霖,发觉妈妈有些不对就问罗芸雅怎么了?罗芸雅总是脸上一热敷衍过
去。

  佳霖的考试终于完了放了寒假,罗芸雅的生日也来临了。另罗芸雅惊喜不以
的是,佳霖送给自己的礼物是9朵鲜艳的红玫瑰。

  罗芸雅问儿子:“佳霖为什么要送玫瑰给我啊?”

  佳霖红着脸,吞吞吐吐的说:“因为……因为妈妈漂亮象玫瑰一样,只有玫
瑰才配的上妈妈啊!”

  听了儿子的话,芸雅开心极了。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明白自己不是因为儿子
的夸奖才这样高兴。而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儿子的心里很漂亮,得到儿子的肯定而
高兴。可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自己的儿子。罗芸雅的心翻腾着。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自己享受着与佳霖间浓浓的母子亲情所带来的快乐时,
同时自己也有着如寡妇一样的深深的孤寂感,这种孤寂感在夜深人静时,更浓,
更难以排遗。

  自己也是个女人,也渴望爱人的关心,体贴,想要一个男人来疼她、爱她,
拥抱她,亲抚她。虽然多年来,曾有无数个优秀的男人对她表达爱慕之意,但作
为一名光荣军属的她,不可能另外找一个男人,这二十年来,除佳霖与在记忆中
越来越模糊的丈夫之外,她一直视其他男人为无物。

  可是,她能因此而爱上自己的儿子吗?那毕竟是乱伦,是社会所容许的事情
呀。但罗芸雅有想起这段时间以来,面对佳霖对自己的体贴,关心不正是自己多
年想从丈夫身上得到的吗?

  佳霖的英俊逍洒,如玉树临风般的英姿让自己除了感到骄傲外,自己就不为
爱儿所迷吗?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记忆中那遥远的丈夫时,她不也时常将儿子当
成了丈夫了吗?乱伦是为世俗礼教所不容,但对儿子强烈的依赖和感情,也是自
己无法控制的啊!

  只要自己和儿子是相爱的,只要自己和儿子谨慎保密,又有谁会知道呢?经
过一夜的思想斗争,罗芸雅终于想明白了。她决定不再委屈、不再压抑自己、不
再隐藏自己对儿子的感情。


相关链接:上一篇:我色姐姐的丝袜诱惑 下一篇:坠向深圈
评论加载中..